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怪谈专家蒲松龄 > 第八十章 大佬登门

  对于驱魔局“撤走”的消息,宋龄其实也并没有感觉多意外。

  他现在可是接连进入四次怪谈游戏,次次无损通关,尤其这一次,居然从副本里带出了三个队友。

  如此“辉煌”的战绩,足以让驱魔局那边重视。

  而且这么久的时间,驱魔局一定也对他里里外外彻查了一番。

  燕赤霞还跟他多次打交道。

  驱魔局人手那么紧张,自然不能老是耗在自己这等“良民”身上。

  JK妹身在驱魔局,消息可是比一般人灵通太多,宋龄在几次怪谈游戏中的表现,她是一清二楚。

  对于宋龄,她的评价就俩字:大神!

  妥妥的大神啊!

  怪谈游戏这东西,要是她去,肯定一次副本都通过不了,直接死里面,看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家伙,连续四把无伤通过,通关率100%。

  这件事匪夷所思。

  所以驱魔局一让她撤,她立即就想到登门“负荆请罪”,这种大神可万万不能得罪。

  JK妹使出浑身解数,做了一桌子好菜,还破天荒的从包里拎出来一瓶红酒。

  “你连酒都准备了?不怕我酒后乱性啊。”宋龄瞥了一眼那晶莹剔透的酒瓶中装着的血液一样的猩红酒体。

  “我不介意哦~”JK妹笑道。

  “真的?”

  “假的!我只是觉得请人吃饭不喝酒不太像话,男人不是都喜欢喝酒吗?”

  “那你多想了,我其实并不喜欢喝酒。”宋龄摆摆手,“你如果也不喜欢的话,这酒可以撤了。”

  “真的没关系吗?”JK妹嘴上看起来是在询问但却根本不等宋龄回答,便连忙将酒拿下了桌。

  “驱魔局的待遇好不好?”宋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。

  “咱们喝这个吧。”JK妹拿了瓶果汁出来摆桌子上,给宋龄和自己一人倒一杯,“挺不错的,比一般的公务员待遇还要好一些。七险二金,各种福利保障都有,年终奖高的吓人,基本工资也不算低。”

  “那听起来相当不错了。”宋龄端起果汁来在JK妹的杯子上碰了下,“那驱魔局难考吗?”

  “非常难考。”说到这个,JK很有话说,“比一般的警局难考一万倍。其实他们的笔试也就那样了,笔试反而是最简单的,难得是各种测试,我考的时候连密室逃脱都考了你敢信?谁家考试会考密室逃生啊!”

  “驱魔局考密室逃生,你不觉得其实挺合理的吗?”宋龄倒是没觉得这有什么。

  “当时笔试的时候我的分数其实是最低的,我前面有好几个满分的大神,我都以为没戏了呢。”说到这里JK妹隐隐有些兴奋,“谁知道最后是他们被刷下去,录取的是我!”

  “你是密室逃脱上甩开的他们?”

  “密室逃脱其实我最终也没能通关,不过也算解开了几个谜题,表现是最好的。当然还有其他变态的考核,我也领先他们一点点,这样加起来我就比他们强了。怎么样,我厉害吧?”JK妹有些洋洋自得的道。

  “厉害。”宋龄道。

  “要是别人这么说,我会当成夸张,但是你……”JK妹端起杯中饮料喝了一口,“你这种大神,怪谈游戏都轻松拿捏,要是换成你来参加那些考核,闭着眼睛都能过吧?”

  “还是要睁着眼的。”宋龄也喝了一口饮料。

  “蒲松龄,你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JK妹好奇的问道。

  “你不知道吗?难道驱魔局没有把我查个底朝天吗?”宋龄反问道。

  “是查了,你以前是学生。”JK妹一脸不信的样子,“可是这怎么可能呢?一个学生怎么可能这么厉害?”

  “人各有所长罢了,之前恰好我在推理解谜方面比较擅长。”宋龄说的很云淡风轻,“你呢?你为什么进驱魔局?除了待遇之外,还有什么其他原因吗?”

  “嗯。”JK妹喝了一口饮料,顿了顿才开口说道,“我的家人,就在一次怪异事件中去世了,从那之后,我就发誓一定要消灭怪异,为家人报仇。那个时候我还小,还有些天真。等后来长大了,我才知道我的渺小,想靠我的力量消灭怪异,根本就是做梦。”

  “所以你就加入驱魔局,既然自己不能消灭怪异,那就加入可以消灭的组织?”

  “差不多吧。但现在我才越发的觉得以前的想法可笑。我在驱魔局其实大多干的是一些文职,监视你也是实在没人了,所以才让我过来试一试。我的工作基本上是那种不需要跟怪异事件直接接触的,跟燕赤霞那种消灭怪异的长官比,我就是个胆小鬼。”

  “胆小鬼也没什么不好,胆子越大可能死得反而越快,活着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“这话从你这种上赶着要参加怪谈游戏的人嘴里说出来,还真是奇怪。”JK妹笑了笑,“不过对于绝大部分的普通人来说,确实像你说的,活着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咚咚咚!

  正聊得起劲呢,门又被敲响了。

  “蒲松龄,看来你今天很‘抢手’啊。”JK妹放下手中的饮料,“该不会又哪个美女来找你吧?”

  “你这直接就用‘又’字,是默认自己是美女了吗?”宋龄站起来,走到门口打开门,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人站在那,“请问是蒲松龄先生吗?”

  “是表哥。”宋龄还没回答,中山装旁边一个看起来很文静的女孩便道,“爷爷,他就是表哥。”

  “蒲先生,我是王海山,你救了我们家野丫头一命,大恩大德,无以为报,此次……”中山装话没说完就被王子硕打断了,“什么野丫头!爷爷,你别乱说啊!”

  宋龄也觉得这称呼挺奇怪的,王子硕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很文静,很知书达理那种,却没想到她爷爷叫她“野丫头”。

  看起来她在家和在学校完全是两副模样。

  “呵呵,家教没教好,倒是让蒲先生见笑了。”王海山笑了起来。

  “驱魔局的朋友也在?”进门之后,王海山看见JK妹,居然一眼就认出了其身份。

  要知道JK妹可不是燕赤霞那种成天背着木剑斩杀怪异的牛人,她只是一个文职而已。

  王海山居然连文职都一眼认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