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跪在妻女墓前忏悔,我重生了 > 第1336章:交给小五子来办!

  在诸葛家的大厅里,气氛庄重而肃穆。

  老太爷端坐在太师椅上,双眼微眯,仿佛在回忆着往昔峥嵘。

  片刻之后,他深吸一口气,缓缓吐出,声如洪钟地开口了。

  “我诸葛家,自古以来就是知恩图报之辈,当年的恩情,我们没齿难忘,他曾在我诸葛家危难之际伸出援手,如今,是时候涌泉相报了!”

  说到此处,老太爷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,仿佛有火焰在跳动。

  他的话语中透露出坚定与果决,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决心。

  “皇甫雄那小儿,欺压百姓,肆意妄为,他根本不配称为帝都四大家族之一!”老太爷的声音越来越高昂,“我等今日应联手,将这股恶势力驱逐出去,还帝都一个朗朗乾坤!”

  老太爷的话语落下,大厅中响起一片附和声。

  诸葛家的族人们群情激奋,他们早就对皇甫家的所作所为不满,如今终于有了出手的机会,一个个都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  诸葛鉴站了出来,拱手领命:“老太爷放心,诸葛家定将全力以赴,助夏夜公子一臂之力!”

  然而就在这时,老太爷却摆了摆手,示意诸葛鉴稍安勿躁。

  他的目光在场中扫视了一圈,最终落在了人群中的一个年轻人身上。

  “小五子,你来办这件事。”

  人群中传出一个诧异的声音:“老太爷,您说我呢?”

  正是诸葛宇松。

  在场的叔伯们都是一愣,他们没想到老太爷会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小五子。

  而搀扶着老太爷的五姑诸葛玥也是面露诧异,但很快她就明白了老太爷的用意。

  “宇松虽然年轻,但机智过人,行事果断,这件事交给他去办,我放心。”老太爷说着,眼中闪过一丝赞许的光芒。

  诸葛宇松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,心中涌起一股豪情。

  他深知这是老太爷对自己的信任和考验,当下便挺直了腰板,大声应道:“是!老太爷放心,我一定办好这件事!”

  随着诸葛宇松的应声而出,大厅中的气氛再次达到了巅峰。

  然而,在大厅的一角,诸葛鉴眉头紧锁,他本是诸葛家的中坚力量,一直以来都肩负着家族的重任。

  然而此刻,老太爷的决定却让他有些措手不及。

  他张了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,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。

  毕竟,老太爷的决定,不是他能够轻易质疑的!

  与此同时,诸葛玥的双眼却微微眯起,透露出一种睿智的光芒。

  她心中暗自思忖:“看来老太爷是有意开始培养族中的后辈了,的确,跟四哥比起来,小五子的潜力和才华更加出众,让他来办这件事,正好可以锻炼一下他的能力。”

  想到这里,诸葛玥不禁微微一笑,对于老太爷的决定感到十分赞同。

  她相信,小五子诸葛宇松一定能够不负众望,完成这个任务。

  然而,在场的叔伯们却是面面相觑,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  大伯诸葛养忍不住开口询问道:“老爷子,真让第三代的小五子去啊?让他对付皇甫雄会不会太嫩了点?”

  二伯诸葛聪也跟着笑了起来:“皇甫雄那老狐狸可是阴险得很,这个事情还是交给四弟来做比较好吧?小五子毕竟年轻,把握不住啊。”

  三姑诸葛慧也叹了口气,有些担忧地说道:“老太爷,您这是不相信咱们几个兄弟姊妹的吗?交给第三代来做,万一搞不掉皇甫家,反而被皇甫家反咬一口怎么办?”

  面对众人的质疑和担忧,老太爷却是神色不变。

  他淡淡地扫了一眼在场的叔伯们,然后缓缓开口道:“我相信小五子的能力,他虽然年轻,但机智过人,行事果断,而且,他与夏夜年纪相仿,说不定还能成为很好的朋友,至于皇甫雄那老狐狸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老太爷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:“他若敢动我诸葛家的人一根毫毛,我定要让他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!”

  老太爷的话语中透露出无尽的威严和霸气,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心潮澎湃。

  诸葛鉴此刻也明白了老太爷的用意,他心中暗暗发誓,一定要全力支持小五子诸葛宇松,让他成为诸葛家的骄傲!

  而诸葛玥则是微笑着看着小五子,仿佛已经看到了他未来的成就和风采。

  ……

  国院。

  文武阁,值班室。

  张松文正埋首于堆积如山的文件和奏本中,笔尖在纸上飞舞,批阅着一项项重要事务。

  这里的气氛庄重而肃静,仿佛连时间都放慢了脚步。

  突然,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紧接着是部下沉稳的报告声:“张阁老,凤组的纪明明求见。”

  张松文闻言,微微点头,示意部下让纪明明进来,自己则继续专注于手中的工作。

  不一会儿,纪明明在部下的引领下走进了值班室。

  他身穿一袭深色劲装,神情恭敬而肃穆,一见张松文便行了一个标准的礼节:“见过张阁老。”

  张松文抬起头,锐利的目光在纪明明身上一扫而过,随即微笑道:“明明,你来了,事情办得怎么样?”

  纪明明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容:“张书记,夏先生果然如您所说,是个了不得的人物,皇甫嵩派去刺杀他的那几个杀手,领头的叫老包,竟然是灵权会的余孽,这老包三年前脱离房泓后,虽然自立门户,但失去了大势力的支持,灵权会已经沦为了下九流的角色。”

  说到这里,纪明明不禁顿了顿,似乎在回味着这次行动的精彩瞬间。

  张松文微微抬头,目光中透露出一丝期待,他轻声问道:“那夏夜,他表现如何?”

  纪明明眼中闪过一丝钦佩,回答道:“张书记,夏先生他,非同凡响!”

  “从境界上看,他应当是天枢级别的高手,而且走的是奇门路子!”

  “但更让我惊讶的是,他竟然身怀龙虎山正雷法。”

  “我询问过组内的兄弟,据731局档案里关于奇人异士的记载,夏先生应该是得到了太极与天师道的真传。”